除草

回来两个多月,在香港,在深圳,在广州,在北京 我从新,有另一种看法,体会这个我已经生活了21年的地方,从新发现我和它的关系,从新找寻我的位置。 一切都很新鲜,新鲜得我时刻都想长篇大论一番,但是,空间打开的速度很慢,发不上来(这句是搞笑的) 我尝试用我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但是发现困难重重,虽然不想直接Jump to Judgement that 我不是很适应这个地方,但是却常常萌生退意。 这两个月,或者说,这三四个月,过得真的很不容易,要是我这一年熬过去了,走出来了,回头再看,也许会很佩服自己。 好吧,继续发现社会,发现自己。

Read More 除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