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回迁, 看到宿舍 ,让我对南校中所有的岭院的这那都不再感兴趣。 在二十一世纪经济腾飞的中国,“华南最高学府”的宿舍竟然可以是这个样子,真是令人感叹。 我爸说,我们那个时候读大学住的就是这样的宿舍呀~ 我说,不不不,你那个时候的还得新点儿。 ============================================================================================ 我想理性一定是直的,感性一定是弯的。 因为感性的人可以呆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很久。而理性的人总是希望一眼就能看穿未来。 这并没有什么好和不好吧。   两年,又开始看到了彷徨和不安,只是内容我想是有点不同了。 过两天就开始实习了,希望可以眼界更宽,对于我的疑惑也能更快找到答案吧。 ============================================================================================ 星期三有日偏食。  

Read More 回家

Shape of my heart

有些歌就很适合一个人的时候听来思考的。 比如Shape of my heart,真的有feel死了。 如果平时我也能来来图书馆,看下书,听下音乐,看下海景,而不是只在痛苦的复习或者是写作业。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 自由啊。 在西方早已深入人心的观念, 为什么在中国就举步维艰了? 哲学 系统化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你凭什么把你的不科学的世界观强加给我? 他妈的。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这么简单的道理。竟然需要去据理力争。 康德说,让我越发敬畏的,是头上的心空,和内心的道德准则。 空虚 盲从 奴性 才是最大的悲剧。   谢谢你坚定了我的信念。      

Read More Shape of my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