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到Sunny师兄的blog,想引用一下。。

Governmentese

Opening :      Why? Why governmentese

      话说,之前才女shine说,被抓去了开学代会,我对学代会的无聊程度是有充分的认识的,出于不能让一个大一新生幼小的心灵,在一入学就被充满官腔和无聊之极的学代会留下阴影的目的,我决定自己主动报名去陪下shine同学,你看我多伟大啊。(假…)(收风窗啊,记得问我要照片啊)
      一边是无聊的会议材料,一边是看不懂的英文杂志,唉…差距啊

      说实话,大二开那次学代会的时候,一个是我溜走了,另一个是没认真听,还真没发现,学代会上,一群青春洋溢满怀激情的学生,居然可以那么che官腔。还有就是因为,之前院系代表团团长开会听了会上周华给大家讲的那些充满激情和力量的话,让我对校学生会还是有点改观的,觉得,恩,确实校会的成员已经很努力了。然后华哥又说要让我帮忙拍下来他的闭幕词,说可能会不按讲稿出彩。也就是因为这样,我对学代会有了错误的期望,今天经过N小时无聊的洗礼,我伤了…

     我相信,校学生会还是一个有激情有活力有创造力的团体的,真的我相信,因为我从不曾怀疑年轻人的那股拼劲。但是我就是奇怪,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要把主席的发言和领导的讲话,甚至是委员竞选的演讲搞得那么的官腔。
     我真的这么认为,我说不清校学生会的口号,什么关怀个人、助益成长,还是蓝天与我们的奉献同在,我只是知道,当一群有激情的年轻人,用创造力和汗水,作出了服务和成就,作出了五彩斑斓的事业之后。他们一年的总结大会,汇报工作成果却用了最官腔的方式在说科学发展观,在说党和国家领导,在说“成功的大会、奋进的大会”,在永远正面而忘记什么是正常的基调下,这些五彩斑斓的色彩都褪色了,变得那么的单调,与他们一起奉献的蓝天也显得不怎么蓝了。

     这多可惜啊,当我走在路上听见周围的人在说校会官僚、什么都没做的时候,我真的为那些在校会奉献了的人感到惋惜。当我看到台下的人都在看书闲聊,大家不是不想,而是真的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听那些所谓的报告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这个可以改变。当我最后,怀着期待的心情,希望可以听一下新任的蓝国瑜主席——这位代表着民声和期望的主席的,Inaugural Address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会听到爱与激情,但是,我听到的,还是无休止的官腔。
      Why?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要那么害怕说错话,为什么要那么听“领导”的,为什么不敢说自己想说的(我都不期望你能再前进一步说观众想听的),为什么不能让别人看到你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为什么不能借这个机会告诉投你的选民,选择你是对的!
      我特别想质问一下,你真的明白学生会主席是为学生说话,就像 工会为劳方向资方说话,就像香港的学生会是制约学校管理的,而不是为领导说话的。还有校学生会,你们真的可以做到“全心全意为学生服务”这样每个学生会都有的简单总之吗?当你们连一个大会都无法去讲观众想听让观众爽的东西,不懂得学生代表的需求是什么,你们怎么在工作里面,去迎合学生们切实的需求呢?
      无意义(maybe是暂时吧,希望是暂时吧)的直选制度,在此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下午会议之前,由于计票工作没有完成,会议推迟了半个小时开始。这次有许多大一的代表,他们明天就要进行他们大学的第一次考试,高等数学的考试,而且我相信这个考试对于大部分人是挺难的。会议时间有客观条件的限制,这个我不否认,但是看到他们一边开大会一边还在看高数,这件事本身就显得那么的不人性化。什么是人性化?人性化就是爽。很明显,他们在大会的嘈杂的无意义的声音中又被逼无奈的看高数里的极限导数,不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吧? 当中午大家投完票之后,全场人坐在座位上,12点多饿着肚子等待监票人数完选票数量,公布一个摆明了的结果“收到选票超过半数”,这除了让大家不爽,有什么意义?

      在计票未完成全场等待,许多和shine一样的人极其希望快点结束去看高数的时候,我忍不住走过去主持人陈夏那里,还有即将发表就职演讲的蓝国瑜那里,说,“能不能请蓝国瑜先演讲,再宣读结果,不要让大家等太久,要人性化。去请示一下老师,为什么我们院系开会可以这样,你们就不可以”。得到的回答是,不行,我们得按程序走。好的,这个不是你们的错,这是体制和领导的问题。

      但是我希望,尤其是现在正在做岭南学院学生会的各位从此看到,他们是如何让那么多学生代表的人,跟真原则走的。而我真切的希望,你们能永远记住,我们的原则始终跟着人走!!把这个当成信念,永远不要忘记。
       我们的学生会,永远不要再像他们一样,选举那么好看、工作报告那么精彩、十佳报告独树一帜,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而是多少代岭院人努力的成果,请珍惜!

Ending :       Let the rules follow people’s need!

 
想到这几天讨论得沸沸扬扬的直选问题,well,那边看到南方周末怎么样把这场选举描述得跟民主阴谋论一般,现在又看到蓝主席如此官腔的演讲,感叹一下这真是校会走不出来的Mechanism。。。
昨天看亚洲台的“杰出华人”,讲的是何大一,他里面一句话真是解释了很多东西:“In America, we know what’s wrong and what’s right, and we do the right things, but in China, it is more complic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